呼和浩特历史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春秋战国

逍遥纨绔剑尊第50章欲来

发表于:2020-09-20 17:22:47 来源:呼和浩特历史网

纨绔剑尊 第50章:欲来

绚烂如烟花般的攻击,在天空之中汇聚在一起,形成一个攻击风暴,而在其前面竟然有一个少年昂首但拒绝披露营收。阔步迈了进去,身处风暴中央。

看着少年的迈入,那些围观的黑衣人抬头看着天边已翻起鱼白,喘了一口大气,好似死里逃生,解脱一般。

“终于解决了他,完成了少爷的命令。”一个黑衣人吐出一口浊气,略带侥幸道。

“哼!若是躲,我们全部要死在他的手中,但要怪只能怪他太骄傲,竟然敢踏步冲进我们的联手攻击。”另一个黑衣人吐了口痰水,鄙夷道。

“好了,别吵!既然完成了少爷的命令,我们就走吧!这里距离城不远,一旦被人听到,那可就不好了。”为首黑衣人制止他们,喝声道。

“走了,终于可以走了。”所有人都露出侥幸之色。

轰!

就在他们欲离开之时,那攻击风暴之中亮起一抹金色,一股强烈的震荡之力向外扩散,不知折断了多少大树。

“谁让你们走了!”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。

接着,便看到一道金光闪闪的少年踏步走了出来,眼中闪烁着兴奋。

“你……你,怎么可能在我们的攻击之中活下来!这怎么可能!”黑衣人看着出现的少年,口中哆嗦,仿佛见到了不可遇见的魔鬼一般,十分的震惊。

“刚才我就説了,你们的攻击不堪一击。事实证明,你们真的很没用,攻击真的很弱!

之前的你们选择当懦夫,而如今你们却是无能!也不知道是哪些家族、势力愿意养你们这些无能的懦夫。”少年口中平淡道。

少年自然是剑傲。

之所以主动踏入他们的攻击风暴,是因为剑傲想要检验自己修炼的天龙神体有多强。

事实证明,这天龙神体真的非常强。

在攻击风暴之中,缕缕剑芒透露着剑之锋芒,哪怕是剑者巅峰踏入其中,也要做好死亡的准备。

面对着如此锋芒,剑傲直接催动天龙神体,全身上下金光闪闪,体内隐隐有龙吟之声传出,守护在身边。

那些剑芒切割在剑傲的身体之上,犹如是切割在妖兽的躯体之上,响起金属的碰撞的声音。

剑傲猜测,就算是当初灵风山谷的那头犀牛兽,单论防御自己与它是不逞多让。

既然已经证明天龙神体的强大,剑傲当然要破开这攻击风暴,身躯一颤,犹如天龙咆哮,瞬间震碎了这风暴。

恰好出来之时,看到他们要离开,便大喝出声。

对待要杀自己的人,剑傲从来不会手软。

杀自己者,自己必杀他!

剑傲脚步一跨,仿佛是神龙飞扑,双手一张,一握,瞬间又有一人被剑傲给捏爆了脑袋。

“哼!既然你们想走,那我就送你们走!”剑傲冷哼一声,身形穿梭,再度灭了一人。

“逃啊!”不知是谁爆发出第一声逃跑。

面对着如此强势的敌人,他们怎么能不逃,不逃,面对着他们将是死亡。

“逃!你们以为逃得了吗?”剑傲冷漠道。

“流云步!”

剑傲身形如同天上的白云一般,飘忽不定,又非常之快。

眨眼,又有几人被杀!

“大哥,此人的速度如此之快,我们想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,唯有留下来与之一斗,才有活的可能!”剩下的几人,聚拢在一起,看着地上红白相溅的液体,一人苦笑道。

他们信誓旦旦而来,以为对付一个剑者二段的少年轻而易举,可谁知,这少年竟如此恐怖,掌握着强大的剑技,才多久的时间,就让他们胆寒,连与之一战的决心都没有。又本以为凭借着自己等人联手一击可以击杀得了他,可又有人谁知,此人竟修炼了可怕的炼体术,连剑者巅峰都要死的攻击,硬生生的抗了下来。

面对着如此恐怖的少年,他们真的有逃的机会吗?

“该地区投资成长14%达89亿美元。怎么不逃了。”剑傲停下来戏谑地看着对方。

“逃?正如阁下所説,我们能逃到哪里去。”为首的黑衣人,苦笑道:“或许,我们这次前来击杀阁下时一个错误,我们少爷得罪阁下是个非常不明智的选择。”

“既然是如此,那么你们就自裁吧,留你们一个全尸!”剑傲摇摇头,这些人到最后知道悔改,是一个非常明智地选择,但这并不代表剑傲会饶过他们。

自裁!留我们一个全尸!

好狂妄的少年!

看着剑傲远去的背影,为首黑衣人吐了一口气,声音传可出去,“敢问阁下时哪家势力的天才,竟拥有着如此可怕的实力。”

“剑家剑傲!”一道声音传了过来。

剑家剑傲,这四个字口气虽轻,但落在他们的耳中,却犹如一座泰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。

若説此时云风国风头最盛是谁,剑傲当之无愧。

其父亲剑战出关,成就王者之姿,为子一怒,击杀灵风山谷五大家族之人,而后在其宴会之上,又是为了自己的儿子,激战林家王者,最后更是直接杀进蓝家,宰了蓝家家主蓝江,囚禁了云风国三王五将的蓝水,若不是天剑门走出了一位王者,前往剑家,恐怕蓝水此时还在剑家之中。

而这些全部是因为剑傲这个人。他也因为这些,而闻名于云风国。让得所有人都知道,要动剑傲,要想想是否能承受住一位王者的怒火。

互视一眼,尽皆苦笑,没想到自己地少爷竟惹到这云风国风头最盛之人,他们隐隐感觉,自家的少爷也活不了多久。

噗嗤!

只见一把剑,从他们的胸前刺入,一剑数人。

他们真的自裁了!

剑傲没有回头,因为他知道一旦这些人听到自己的名字,一定会选择自裁,否则上天入地,整个云风国决定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。

“希望你们二人不要再来惹我,否则握不介意再杀掉几人!”剑傲望着城门,喃喃自语。随即返身,回到了酒楼中,其中剑傲又在一个房间外,一顿,接着便返回了房间,仿佛今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。

在另一处比剑傲这里还要繁荣的酒楼里,两道年轻身影聚集在一起,眼露着急之色。

若是剑傲在这里,便会认出这二人,正是早上碰到的刘彬李立。

“刘大少,你派出去的人怎么还不回来,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!”李立皱眉,不耐烦説道。他口中的遇到什么难事,根本就是遭到不测,只是为了给刘彬面子,而没有明説。

“不会的!他们最强之人可是达到剑者五段,刺杀一位剑者二段的贱民,还不是手到擒来,不费吹灰之力。”刘彬喃喃説道:“一定是他们不想引人太大的注意,将那贱民引到了偏僻的地方,所以才会用这么长的时间。”

看着喃喃自语的刘彬,李立叹了一口气,显然他也隐隐猜到了某种可能。

“那就在等等吧!”

又过了一个时辰。天边已经大亮。

“刘老,你去看看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”刘彬对着身后一位剑者巅峰的老者説道。此人已经达到了剑者巅峰,在只允许剑者出入的天剑城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
“是,少爷!”那人恭敬道。

又过了半个时辰,那老者回来,没有其他大的差异,只是脸庞有些苍白无力而已。

“少爷,这次我们可能踢到铁板了。”那老者没有説结果,反而説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“刘老,此话怎讲!”刘彬脸色变得难看。

“少爷派出去都被人击杀了,而且手段非常残忍,大多数是被捏碎了脑袋,脑浆和鲜血混杂在一起。而且,还又一些人竟是自裁而死!”老者説到最后,声音非常的低沉。

若时被人击杀了还好説,但重diǎn是他们选择自裁,包括那最强的剑者五段高手,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实力强大到让他们无法反抗,二是对方的背景,让他们生出臣服、敬畏之心。

不管是哪种,老者都不想看到。

“少爷,我看此事就此作罢如何!”老者对着刘彬説道。

“罢手?怎么可能!那人只不过是个贱民,穿着褴褛,不可能拥有强大的背景,二来刘老你可是剑者巅峰,在着天剑城难道还会怕一个xiǎoxiǎo的剑者二段吗?”刘彬冷漠道。

甩袖,愤怒离开,只留下一句话,“刘老,此事你自己看着办!我不想在两日之后的天剑门招生大比之中,见到此人。”

“少爷!”老者叫喊了一声,可惜,对方已经走远没能听到,只能哀叹一声,似乎时惋惜,希望是两种可能的第一种吧!

怒视着李立,冷声道:“李少爷好手段,竟然怂恿我家少爷动手。自己却当成了看戏者,果真不愧是云宇城的少城主,和你抵挡一个德行。”

“刘风,你这是什么意思,向挑起两城地战争吗!”李立身后同样是一位剑者巅峰的老者冷声道。

“什么意思?你们自己清楚!”刘风冷哼一声,直接离开。

“少爷,这刘风太不知好歹竟敢质问少爷!”李家老者对着李立説道。

“不用多説,那贱民必须死!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,我也不希望两日后再见到他。竟敢动我坐骑,扫我脸,我要你死!”李立眼中闪过一丝杀机。


药品说明书
汕头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
性药